岭南印学:昔日辉煌仍需系统性研究

发布时间:2022-06-25编辑:admin浏览:

  然而,与书画等其他门类研究相比,印学研究还是显得薄弱。黎向群告诉记者,晚明以来,岭南地区篆刻与印学的发展,接步中原,有其相对的独立性与内涵。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岭南地区一系列的考古发现,其与中原文化关联脉络更为清晰。但从目前岭南印学研究现状和成果来看,一是广东研究群体不大,学术气氛不浓,成果不夥;二是缺乏系统性研究;三是研究领域仍须拓宽。这次研讨会是一次重要的补充,为区域专题研究树立了一个标杆。

  “这次参与评选的关于岭南印学的论文75篇,其中很大篇幅是关于黄牧甫的研究,这固然是因为黄牧甫影响深远,本身富有研究价值,但另一个现实原因也是因为关于他的资料最丰富。而明清、民国的广东印坛上群星璀璨,但往往因为材料罕见而被研究者们忽视。”黎向群告诉信息时报记者,近年来,他用各种方式收集近代广东书法、篆刻第一手资料,发现与书学研究、画学研究相比,印学研究的资料收集具有更大的难度。

  研究印学,除了看印蜕之外,另一种通行的方式是研究印谱。印谱就是将同一藏家所有、同一专题或者同一作者的印章拓印到纸上,汇编成册,印刷流传的一种工具书。明中后期,岭南地区印学风气兴起的同时,集古印谱和名家印谱也在粤地流行,成为印人研习的范本,不但推动了粤地篆刻艺术的发展,也促进了印学研究。明清时期,广州已经成为中国重要的商业中心,产生了一批名闻遐迩的儒商家族,他们拥有雄厚的经济实力,又雅好文化艺术,收藏丰富,乐于支持艺术创作与考据研究,推动着区域文化发展。十三行潘氏家族就是这样的例子,冼玉清先生所编写的《广东印谱考》中,收录各种印谱79种,其中潘氏所编集的《看篆楼古铜印谱》、《听帆楼古铜印谱》、《宝琴斋古铜印丛》排在前三位,可见潘家的集古印谱在清代广东实数领先。

  除了集古印谱——也就是把古代流传下来的玺印拓印成册的流行之外,当时人们还乐于将同时代全国范围内篆刻大家的作品结集成册,如前面所说的黄牧甫,当时丛集他的印谱有几十种版本之多,达官贵人竞相收藏,行情太好,甚至出现了专门伪造他的印谱,刊印谋生的例子。

  然而,与书画等其他门类研究相比,印学研究还是显得薄弱。黎向群告诉记者,晚明以来,岭南地区篆刻与印学的发展,接步中原,有其相对的独立性与内涵。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岭南地区一系列的考古发现,其与中原文化关联脉络更为清晰。但从目前岭南印学研究现状和成果来看,一是广东研究群体不大,学术气氛不浓,成果不夥;二是缺乏系统性研究;三是研究领域仍须拓宽。这次研讨会是一次重要的补充,为区域专题研究树立了一个标杆。

导航栏

         织梦CMS官方          DedeCMS维基手册         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